妻子当着我和黑人做|枯木逢春 – 约嗲社区

妻子当着我和黑人做|枯木逢春


心中却又生出了一丝期待,不过这期待很快就被老冯给压了下去。

“妈的,敢动老子的妞,找死!”老冯在心中暗骂了一句,这个臭小子竟然敢动刘雪凝。

一边想着,老冯不再犹豫,提着手中的棒球棒就走进了小树林,蹑手蹑脚的朝前面摸索了过去。

“别碰我!”刘雪凝被那黄毛拖进小树林,靠在一棵大树上挣扎着。

可是她根本不是那男子的对手,黄发男子一脸yin邪的看着刘雪凝,狞声说道:“别碰你,难道老子把你叫来小树林,你不知道是要干什么吗?”

“你,你要干什么?”刘雪凝太单纯了,到现在还不明白黄发男子到底想干什么。

“哈哈哈,你是真不知道,还是装不知道?臭表子,你越是这样,我越是兴奋!”黄发男子的目光火热起来,他一手按着刘雪凝,另一只手放肆了起来。

这下刘雪凝才明白过来,这家伙是要在小树林里跟自己办那个事,未经人事的她立刻就慌了起来,立刻呼喊道:“冯叔,冯叔快救救我!”

这话一出,那黄发男子立刻警惕了起来,扫视了周围两遍,确认没人后,他冷哼了一声,直接朝刘雪凝的脸上扇了一巴掌,喝道:“敢唬老子,我看你是活腻了,等会儿老子一定要你跪下来求我!”

一边说着,他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,眼神更加炙热起来,抱着刘雪凝朝那两片香唇上印了过去。

刚刚黄发男子之所以没有发现老冯,不是因为老冯躲得好,而是老冯根本就没找到黄发男子跟刘雪凝,这小树林虽说不大,可里面的地形却很复杂,一时半会儿老冯也弄不清楚他们到底去哪了。

“救命啊!别碰我,啊!!!”刘雪凝一边挣扎着,一边撕心裂肺的喊着。

可是那黄发男子却如同没听见一般,仍旧在放肆着,甚至刘雪凝的声音更加刺激了他的兽性,他竟狞笑起来,说道:“叫吧,就算你今天叫破喉咙也没人会来救你的。”

这黄发男子说的倒是没错,这小树林里阴森森的,一般还真没有人来,不过刘雪凝的尖叫声,却是传入了正在寻找他们的老冯耳中。

听到这声音,老冯立刻竖起了耳朵,确定了两个人的方向后,他迅速朝两人那边摸了过去。

很快,老冯就看到了背对着自己的黄发男子,这家伙正按着刘雪凝兽性大发,老冯面色难看不已,看到这一幕哪里还受得了,立刻提着棍子冲了上去。

“你给老子去死吧!”老冯一棍子抡起,朝着黄发男子的后脑勺狠狠砸去。

然而就在这时,黄发男子猛地回头看了过来,他刚转过身来,就看到一根棍子从天而降,朝着自己的脸上砸来,下意识的抬起了手。

咔嚓!

棒球棒狠狠的砸在了黄发男子的胳膊上,直接就将他的胳膊打断了。

“啊!!!”黄发男子捂着胳膊发出了痛苦的声音,他死死的盯着老冯,冷声喝道:“老头,你是什么人,别多管闲事,否则老子弄死你!”

“臭小子,还没有人敢跟老子这么说话!”听到黄发男子的话,老冯立刻气就不打一处来,他冷哼了一声,再次抡起棍子朝黄发男子那边砸了过去。

可是这次黄发男子有了准备,这一棍子竟然砸空了,不过黄发男子也被逼退了出去,刘雪凝连忙跑到了老冯身后,哭着说道:“冯叔,我……”

“不用怕,叔给你出气!”老冯拍了拍刘雪凝的肩膀,示意她不用害怕,随后老冯冷哼一声,再次提着棒球棒朝黄发男子打了过去。

这次如果不给黄发男子一个教训,到时候他肯定还会去sao扰刘雪凝,想到这里老冯更加决心要教训这家伙一次了,他一手抡着棒球棒,不断的朝黄发男子身上攻去。

黄发男子虽然身手矫健,左闪右闪,但是因为老冯手中有武器,他不敢硬碰硬,只能脸色阴沉的盯着老冯,怒骂道:“艹,你个臭老头,是找死不成?!”、

“你知不知道我是谁?敢管我的事情,真是活得不耐烦了,别让我出去了,否则我一定弄死你!”黄发男子脸色阴沉,死死的盯着老冯威胁道。

然而老冯年轻时也是混过的,现在一听到黄发男子的威胁,心中立刻怒气上涌,他冷哼了一声,手中的棒球棒不断砸下,大有一种要弄死黄发男子的气势。

这下可把黄发男子给吓到了,他刚刚虽说吹牛的成分比较大,但也是为了吓唬老冯,现在眼见吓唬不管用,立刻转身就逃。

“你不是挺牛吗,怎么跑了!”老冯冷声大骂道,他抡起棒球棒,猛地甩了出去。

棒球棒在空中划过一道华丽的弧度,狠狠的落在了黄发男子的后背上,只听到噗通一声,黄发男子就摔倒在了地上。

老冯气喘吁吁的冲了过去,慌忙从地上捡起棒球棒,这东西可不能让黄发男子给摸到,不然受伤的可能就是自己了。

“老头,我是黑牛的人,你敢动我,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!”就在这时,趴在地上的黄发男子颤声吼道。

“黑牛是谁?不认识,不过你今天走不了!”老冯皱了下眉头,听这名字似乎是个人物。

不过他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,得先解决了这个黄发小子再说,想到这里老冯直接提着棒球棒来到黄发男子身边,一脚踢在他的腹部,将他踢飞了出去。

“雪凝,过来。”随后,老冯对刘雪凝摆了摆手,示意她过来。

刘雪凝被吓的不轻,听到老冯的话后听话的走了过来,她有些畏惧的看着地上的黄发男子,低声说道:“冯叔,要不,要不算了吧。”

“嗯?怎么能算了,他敢欺负你,冯叔绝不会轻饶他!”一边说着,老冯将棒球棒往地上一戳,然后用脚踢了踢那小子,喝道:“小子,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?敢对雪凝动手动脚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,还不滚起来道歉!”

“啊!你!!!”黄发男子痛呼了一声,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,但是奈何刚刚被打伤了,根本就难以站起来,听到老冯的话后更是脸色涨红,死死的盯着老冯。

“你什么你,赶紧道歉!”老冯皱着眉头踢了黄发男子一脚,不耐烦的说道。

黄发男子涨红脸,死死的听着老冯,但是一看到老冯手中的棒球棒,立刻就怂了,咬着牙说道:“对不起!”

“哼,以后再让我看到你sao扰雪凝,别怪我丑话没说在前头,我就废了你的第三条腿!”听到黄发男子道歉,老冯冷哼了一声,然后回头看向刘雪凝,温柔的说道:“行了雪凝,没事了,他要是再敢sao扰你,你就告诉我!”

“嗯,谢谢你冯叔!”刘雪凝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“走,我们回去吧。”老冯摸了摸刘雪凝的头,然后回头看向黄发男子,冷声道:“还不快滚?!”

说完之后,老冯便带着刘雪凝离开了小树林。

黄发男子坐在地上,死死的盯着两个人的背影,咬牙切齿的攥着拳头,低声喝道:“你们两个给我等着,我迟早要你们后悔!”

另一边,老冯把刘雪凝送回去后,就一个人回了家,虽然刚刚那黄发男子道了歉,但是那个人一直自称自己是黑牛的人,这个黑牛的身份还是要查清楚为好,他总感觉这个黄发男子不会轻易善罢甘休。

无论如何,提前做好准备还是要的,于是老冯便拨通了他儿子的电话。

老冯有两个孩子,老大是女儿,老二是儿子,女儿在国外,儿子则在省城,这些年倒也混出了些名堂。

不过儿子到底是干什么的,老冯从来没有去过问过,他只知道这小子在省城混的不错,手里有俩钱,每年也给他寄回来不少。

“喂,小兔崽子,干啥呢磨磨唧唧不接电话!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,老冯一脸不耐烦的说道。

电话里很快就传来了冯飞无奈的声音:“老爷子,怎么今天想起给我打电话了?我刚刚在忙没听见。”

老冯倒也不是真的生气,只不过是有些不耐烦罢了,他沉吟了一下,皱着眉头开口说道:“知不知道咱们这边有个叫黑牛的家伙?”

“嗯?黑牛?什么人?道上混的?”冯飞一连串问了三个问题,把老冯给问蒙了。

老冯皱着眉头轻哼了一声,对着电话里笑骂道:“兔崽子,老子要是知道是谁,还问你干什么?”

“怎么了?这人惹到您了?”冯飞尴尬的笑了笑,继续问道。

看来冯飞也不清楚黑牛的底细,老冯无奈摇了摇头,说道:“嗯,这家伙好像是道上的,算了我再找别人问问吧。”

“不用,我帮您查,等会儿给您结果。”不过还没等老冯说完,冯飞便开口了,他自信满满的说道:“放心吧,只要他是道上混的,不是籍籍无名之辈,我就能查出来。”

“好,那我等你消息。”老冯点了点头,他没有多问,不过既然冯飞能查出来,他也懒得再去麻烦别人了。

虽然说宁城只是个小县城,但说到底也是有几个风云人物的,如果黑牛真是个什么狠角色,还是要提前防着点好。

一个多小时候,冯飞的电话就打过来了。

“怎么样?”电话一接通,老冯便焦急的问道。

听到老冯焦急的声音,冯飞哈哈一笑,说道:“不用担心,我刚刚让人查过了,好像是咱们老家那边一个小混混头子,不值一提!”

“您还记得铁子吧,之前跟咱是邻居,一直跟着您的那个,现在他可是宁城的风云人物,一方大佬,一会儿我把他手机号给您发过去,有事找他就行。”

“铁子?行吧!”老冯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头。

铁子他记得,不过他记得这家伙好像是个榆木疙瘩,以前最喜欢跟在自己pi股后面当跟屁虫,没想到现在也混出名堂来了?

冯飞没有多废话,挂断电话后立刻就把铁子的号码发了过来,老冯犹豫了一下,只是把号码存下来但却没有拨过去。

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,也许那黄毛被自己吓唬一番就不干再来了,那样也就没必要再给别人添麻烦了。

一晃,数天过去了。

期间老冯也去老刘那边晃过,但却再也没有见过刘雪凝,听田芳说好像是去上学了。

这一天老冯没事干,正好看到老刘家的门没关,于是便溜达了进去,想找老刘去楼下杀上两盘。

“咦,人呢?”老冯有些奇怪,客厅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。

整个客厅里静悄悄的,老冯背着手来到了书房,结果书房也没人,难道老刘他们不在家?

一边想着,老冯便打算离开了,可他刚走到卧室门口时,一阵奇怪的声音若隐若现的传了过来,老冯心中一惊,看了一眼虚掩着的卧室门。

“啊……”这声音很好听,那声调简直要迷死人,更关键的是这声音听起来还有些耳熟。

老冯深吸了口气,小心翼翼的趴在了门缝处朝里面看去,顿时整个人都愣住了,眼神缓缓炙热起来。

田芳在房间里,只是里面的场景,简直让老冯差点把持不住,裤裆立刻就被撑起了小帐篷,平日里贤惠体贴的田芳,此刻竟然坐在床上,手里还拿着一个电动玩具。

老冯立刻就瞪大了眼睛,他哪里会想到田芳竟然会在家里做这种事情,要知道平时田芳那么知书达理,温柔贤惠,没想到竟然在家做这个。

难道是老刘那方面不行?老冯心思活络了起来,肯定是老刘那方面不行,否则的话田芳也不至于一个人在家偷偷自我安慰啊!

“没想到老刘看起来是个硬汉,实际上却是个软脚虾,啧啧!”老冯一边觉得暗自好笑,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房间内的美景。

老刘年轻时的确是一个硬汉,因为训练而强壮有力的身体,退下来之后干起活来一个顶俩,老冯对此也是佩服不已。

一边想着,老冯内心忽然生出了一丝愧疚,田芳可是他年轻时的女神,不过后来女神跟了老刘,老冯也就没了想法,但是现在自己却在偷窥女神,这不是在亵渎自己的女神吗?

可是想归想,老冯眼睛早就挪不开了,这个时候要是离开,肯定错过这一辈子都不一定能再看到的美景,他当然不愿离开了。

田芳这个时候正卖力的享受着电动玩具带来的愉悦,她撇开双腿靠在床头上,脸上带着愉悦之色,可实际上内心却是极为无奈的。

老刘早在数年前那方面就不行了,因为这个事情她也带老刘偷偷看过医生,当时给出的结论是老刘嗜酒如命,因为酒精的伤害,身体出现了僵化,如果不戒酒的话病是好不了的。

但是以老刘嗜酒如命的样子,让他戒酒不就等于要了他的命吗?无奈之下,几番戒酒不成功后,田芳就放弃了。

不过电动玩具的出现,改变了田芳的生活,她开始不再要求老刘努力,而是让电动玩具替代了老刘,虽然电动玩具不像活人一样生动刺激,可是却胜在持久有力。

当然,这种事情她都是背着老刘的,她可不敢让老刘知道这种事情,但是田芳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,在自己偷偷享受的时候,门外会有一双炙热的眼睛正偷窥着自己。

这个时候,老冯感觉自己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,他不止一次的想要冲进去,用自己来代替那电动玩具给予田芳安慰,可是他不敢,怕冲进去之后可能连朋友都没得做了。

最后老冯还是忍住了,他站在门外透过门缝看着田芳脸上露出渴望又愉悦的表情,内心非常的煎熬,要是能把电动玩具换成自己该多好?

也不知过了多久,田芳才在一连串的诱人声音下,结束了这一切,老冯心中一惊,深吸了口气慌忙离开了外面。

可能是走的时候太急,脚步声有些大,田芳正脸色潮红的享受着余感,忽然猛地抬起头朝房门看去,脸色也是一变。

她脸上带着疑虑,也没心思享受了,连忙将电动玩具藏起来,然后套上衣服来到了客厅里,客厅里仍旧是空无一人,门也紧闭着。

“奇怪,难道是我听错了?”田芳有些羞涩的嘀咕了一声,内心不禁祈祷:“最好是我听错了,不然我就真的没脸见人了!”

而这个时候,老冯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家里,他接连用冷水洗了数次脸,方才从之前的状态清醒过来,心里不禁一阵悸动。

怀揣着激动与遐想,老冯躺在了床上,翻来覆去脑子里却不断回放着刚才的场景,他曾经不止一次的幻想过田芳的身体,可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过,有一天自己会亲眼所见这些只有在梦里才会见到的事情。

田芳真的太美了,即使现在已经四十多岁,可却仍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,尤其是身上那股子成熟气息,更是诱人无比。

老冯一边胡思乱想着,竟然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一阵刺耳的铃声传来,老冯方才睡眼惺忪的坐了起来。

“怎么睡着了?”老冯一边在心中嘀咕着,一边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键。

“喂?”他也没看是谁,就直截了当的问道。

电话那头很快就传来了一个好听的声音,但是这声音却让老冯愣住了,这声音是田芳:“老冯,干什么呢?打好几个电话不接,来我们家吃饭吧,今天老刘弄了点好东西,非要喊你过来一起分享。”

“嗯,我现在过去。”老冯应了下来。

老冯跟老刘关系铁的很,现在也不客套,既然应了下来他也不墨迹,立刻起床洗了把脸,便推门走了出去。

老刘家的门虚掩着,应该是特意给他留的门,老冯深吸了口气,推门走了进去,一进屋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味,不禁狠狠的闻了几口问道:“嗬,今天又在做什么好吃的啊?这么香!”

“老冯来了?快进来吧。”听到老冯的声音,老刘背着手从厨房走了出来,笑眯眯的说道:“怎么样,香吧?”

“嗯,啧啧,这味道还真是不一般,什么东西?”老冯点了点头,忍不住咽了口唾沫,这味道还真是香的诱人。

“嘿嘿!”老刘对他摆了摆手,然后小声说道:“等会儿你就知道了!”

“嘿,你这人,还是那么爱卖关子!”老冯原本还以为老刘要告诉自己,结果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又卖关子。

不过即便老刘不说,老冯也猜到了一些,这味道有点像是炖鸡的香味,可是一般的鸡汤也不该有这么香才对,老冯忍者奇怪朝厨房那边走去。

田芳正在厨房里忙活,她背对着老冯,身上围着一件花色围裙,系带紧紧的勒着田芳的后背,试图遮挡那傲人的身材。

看到这一幕,老冯只感觉脸颊一烫,有不可避免的想到了白天田芳的模样,身体立刻就起了反应,他顿时感觉老脸一红,为了避免尴尬,他连忙干咳了一声转身坐到了沙发上。

这时候田芳听到老冯的声音,笑着从厨房里走了出来,她手里端着两盘菜,应该是刚出锅的,放在了餐桌上,喊道:“老冯,你先跟老刘吃着,鸡汤马上就好!”

“哎,好!”见田芳喊自己,老冯立刻有些尴尬的应了一声。

好在田芳很快就回到了厨房里,老冯这才松了口气,坐在餐桌前跟老刘唠了起来。

“嗯,味道真不错!”老冯吃了两口菜,忍不住夸赞道。

田芳的手艺真不错,做的菜非常符合老冯的口味,他一边吃着,老刘那边已经喝起来了,于是老冯也不再客气,跟老刘一起喝了起来。

两杯酒下肚,老冯也没了之前的尴尬,跟老刘谈天说地,无话不谈起来。

“鸡汤来咯!”就在这时,田芳的声音传了过来,紧接着一股浓郁的香味便涌入了两人的鼻间,田芳端着一盆鸡汤走了过来。

“尝尝!”看到鸡汤端过来,老刘立刻盛了一碗,放在了老冯那边。

老冯也不客气,看了田芳一眼,笑着点了点头,抿嘴喝了一口鸡汤,有些烫,但是味道真的很好,他又用筷子夹了些鸡肉,夸赞道:“啧啧,这味道真香!”

“这个是我托朋友从乡下带回来的老母鸡,山里养的,肉香着呢!”老刘得意的跳了跳眼眉,看着田芳说道:“小芳,别忙活了,快坐下尝尝吧,凉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
“嗯。”田芳点了点头,笑着坐在了老刘一旁。

因为老冯跟老刘是对面而坐的,现在田芳坐在老刘一旁,正好面对着老冯,看着田芳因为做菜而红扑扑的小脸,老冯忍不住干咳了一声。

他端着碗喝了两口鸡汤,又忍不住偷偷瞥了田芳一眼,看着此时体贴贤惠的田芳,再想到之前那浪荡的场景,老冯感觉到莫名的刺激,实在无法将这两个模样合并成一个人。

若非是老冯亲眼所见,他绝对不会相信,如此温柔体贴贤惠持家的田芳,会做出白天那种事情,可也正是因为亲眼所见,他直到现在都感觉莫名的刺激。

“看把你给本事的!”田芳白了老刘一眼,笑眯眯的调侃道。

看着两个人秀恩爱,老冯受不了了,不再理会两个人,开始大口吃起了鸡肉,不得不说这鸡汤跟鸡肉炖的真不错,肉质的确非常的鲜美有嚼劲。

酒过三巡,老刘又喝多了,跑到了书房休息。

老冯也有点恍惚,不过他还没有老刘那么厉害,看着在餐桌前忙着收拾的田芳,他也不知怎么的,就走了过去,说道:“我帮你吧。”

“不用不用,老冯你坐着就行。”听到老冯的话,田芳连忙摆了摆手,表示不用他帮忙。

不过这个时候老冯已经走了过来,断然没有再坐回去的道理,他也不等田芳再开口,直接动手开始收拾桌子上的碗筷。

看到老冯没什么事,田芳也不好再说什么,只能埋着头一起收拾了起来,期间两个人不时触碰到彼此,引得两个人一阵心慌。

尤其是老冯,内心激动的同时也有些发慌,每次手指跟田芳碰到一起,都感觉像是被电流击中了一般,那种骨子里的颤动让他有些流连忘返。

老冯站在门口,看着田芳在厨房里刷碗,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老伴,那个爱他超过爱自己的女人,如果不是为了给他老冯家生个儿子,她也不会那么早就走了。

不知不觉,老冯已经泪流满面了,他拂了拂脸颊,见田芳没有注意自己这边,松了口气连忙坐回了沙发上。

片刻后,老冯平复了一下心情,对着还在厨房里忙活的田芳说道:“嫂子,我先走了,家里还有点事。”

“哎,慢点啊!”田芳应了一声,并没有出来。

老冯也不在意,推门走了出去,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了,他回去洗了把脸,看着桌子上那张笑容灿烂的照片,叹了口气。

虽然那个时候老冯曾经爱慕过田芳,但他也很喜欢自己的妻子,虽然她长得不如田芳那么漂亮,但也算是温柔贤惠,尤其是对老冯好的超过了自己。

“你要是没走的话,该多好。”老冯抚着照片呢喃着。

一晚上,就这么过去了,老冯是天快亮的时候才睡着的,睡了没多久又醒了过来。

人老了就是这点不好,睡眠质量很差,老冯有事都羡慕老刘,要是能像老刘一样喝点酒倒头就睡就好了。

今天他没有去找老刘,而是很早就出了门,前往宁城西边的墓园里,准备去看看她。

一大早,老冯买了些她爱吃的点心等东西,坐车来到了墓园里,一上午都在陪着她唠嗑,说着以前的事情,直到中午的时候,老冯才收拾东西,坐车往回走。

出租车行走在街道上,老冯坐在后座怔怔的看着车窗外不断转换的风景,忽然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了眼帘,让老冯心中一震。

“嗯?”老冯有些疑惑的朝前面看去,正好车子停了下来,在街口等红灯。

在街口的小巷子里,有七八个人正在推推搡搡,其中一个身影像极了刘雪凝,这让老冯楞了一下,刘雪凝怎么会在这里,而且好像是在打架?

“师傅,我就在这边下了。”老冯来不及多想,连忙下了车,朝那边摸索了过去。

来到小巷子口,他背靠在墙上,偷偷朝里面看去,果然是刘雪凝,跟她一起的还有两个女生,被一四五个年轻男子堵在了里面。

看着情形,好像不是在闹着玩,刘雪凝跟另外两个女生跟他们推推搡搡,但是三个女生怎么是几个男人的对手,很快就被推进了巷子深处。

“你们干什么?!”刘雪凝皱着眉头,看着这几个人喊道:“你们再过来我们可要报警了!”

“哈哈哈,报警?”其中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男子调笑着看了刘雪凝一眼,怪笑着说道:“那你倒是报啊,我们可什么都没做,啧啧!”

“就是,这路这么大,难道还不让我们过了不成?”听到那男子的话,其他人也纷纷附和。

刘雪凝三人听到这话,面色难看,盯着眼前的几个人,气愤的说道:“你们到底想怎么样?”

“嘿嘿,想怎么样?”就在这时,巷子里又走出了一个人,他冷笑着说道:“你说我想怎么样?”

老冯原本还在疑惑,可看到这家伙后,立刻心中一惊,又是那个黄毛小子,没想到这家伙这么不记打,还敢来找刘雪凝的麻烦。

巷子里走出来的男子,正是之前的黄发男子,这家伙现在拄着拐棍,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,看着刘雪凝狞笑道:“上次没办成的事,今天我要双倍奉还给你!”

是你!”刘雪凝看到黄发男子后脸色立刻惶恐了起来,她指着黄发男子有些畏惧的说道:“你,你到底想干什么?!”

“哈哈哈,我想干什么,你说我想干什么?”黄发男子有些竭嘶底里,他狞笑着走了过来,拍了拍那几人的肩膀,说道:“兄弟们,谢了,这个归我,那几个归你们!”

“谢谢余哥!”听到黄发男子的话,那几人纷纷笑着点头。

看来这个家伙还有几分能量,老冯在旁边暗自嘀咕了一句,不过这家伙的能量也大不到哪去,否则也不至于找几个十七八岁的学生办事了。

“看来上次给他的教训还不够。”老冯一边思索着如何救人,一边在周围寻找着能拿得出手的武器。

上次能揍那个黄发男子,完全是依仗了手中的棒球棒,这次没带武器,虽然黄发男子一瘸一拐的,但还有其他几个人,不太好对付。

“把她们给我带走!”这时候,小巷子里的黄发男子又开口了。

“啊!你别碰我!”刘雪凝尖叫着,但是却挣脱不了这几个人的魔掌。

“救命啊!”

“你们别碰我,救命!”

另外两个女生也在奋力挣扎,但是根本就不是这几个男生的对手,很快就被拖着走进了巷子深处。

这些小巷子很多都是死胡同,而且因为这些年小区楼房渐渐多起来,这里都没什么人居住了,所以刘雪凝她们即便叫的再大声,也很难有人听见。

见他们朝小巷子深处走去,老冯连忙跟了上去,他在半路看到了一根湿漉漉的木棍,也顾不得脏了,直接用手从污水中提了出来,握在手中朝前走去。

虽然这木棍有些腐朽了,散发着一股怪味,但是老冯现在顾不得这么多了,有总比没有强,即便是再腐朽的木棍也比自己赤手空拳来的强。

很快,老冯就跟随他们来到了尽头,这里果然是一个死胡同,深入小巷子后面的死胡同之后,就忍不住从体内发寒,这里阴森的让人可怕。

这条死胡同尽头长着一颗大梧桐树,或许是尽头没人住了的缘故,地面长满了杂草,深秋时节有些发黄了,但还在顽强的生长着。

老冯深吸了口气,躲在拐角处不敢露面,这里距离尽头处有些距离,要是直接冲上去估计还没来得及靠近就被发现了。

如果是偷袭老冯还有几分自信,可要是正面对决,一打六他还没那么自信,毕竟一把年纪了,跟这些年轻人动手,还是没以前那么容易了。

“放开我,别碰我,混蛋走开啊!!!”就在这时,刘雪凝的尖叫声再次传了出来。

老冯内心深吸了口气,现在无论是报警还是给铁子打电话,都已经来不及了,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先过去把刘雪凝她们三个人救出来。

想到这里,老冯握紧了手中的木棍,紧咬着牙心一横,特么的老子豁出去了,大不了就是被揍一顿,到时候给铁子打个电话,迟早能打回来!

既然决定了也就没什么好犹豫的,老冯一跺脚,提着棍子就冲了进去。

这个时候,黄发男子正抱着刘雪凝上下其手的放肆着,刘雪凝想要挣扎,但在黄发男子的力气霞却无济于事,只能眼泪汪洋的从脸颊落下。

另外两个女生也好不到哪去,被那几个男生按在墙上各种羞辱,看到这一幕老冯哪里还忍得了

转载请注明:约嗲社区 yuedia.com 污爆情话的秘籍  http://yuedia.com/category/wuqinghua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